首页 >  资讯 >  国际  >  正文

批准核污染水排海,日本何以“执意迈出危险一步”?

时间:2022-07-25 来源:新京报

bdupload/image/202207/1658729592474939658.jpg

▲2015年,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,被遗弃的车辆。新京报记者 陈杰 摄

自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造成日本福岛核电站放射性物质泄漏后,上百万吨核污染水如何处理,就始终受到日本国内与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。因为,这将对太平洋周边地区民众健康与海洋环境产生直接而深远的影响。

然而,近日,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一意孤行,在未得到日本国内民众与国际社会充分谅解的基础上,正式批准东京电力公司制定的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海计划。

这是日本岸田政府极其不负责任的表现,遭到日本国内与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,也凸显了岸田政府在核电问题上的短视。正如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所言,“如果日方执意将自身私利凌驾于国际公共利益之上,执意要迈出危险的一步,必将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付出代价,留下历史污点”。

“执意要迈出危险的一步”

事实上,执意发展核电事业,便凸显了日本政府对其国民的不负责。日本正地处太平洋板块与亚欧板块交界处,地震频发,具有较大的核泄漏安全隐患,其地理位置并不适合发展核电。

也因此,早在讨论建设核电之初,便已有专家对日本发展核电事业表示强烈反对。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日本大地震,印证了相关专家担忧的合理性。

大地震引发的海啸,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,福岛县、岩手县、茨城县等日本东北部广大地区受到严重影响。时至今日,日本国内政界、学界、媒体等在发展核电问题上也持强烈的反对意见。

而此次执意要将核污染水排海,也是岸田政府对海洋环境不负责的表现。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对海洋环境、海洋生态已产生诸多负面影响,这已是不争的事实,而核污染水处理问题更是直接关乎太平洋沿岸地区的海洋生态环境。

作为国际社会的成员,理应以维护海洋环境、推动海洋生态文明建设为己任。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未就核污染水排海问题得出结论性意见,日本也未有效回应相关方案正当性、数据可靠性、净化装置有效性等方面的质疑之时,岸田政府便批准核污染水排海计划,极易对海洋环境与海洋生态系统平衡产生诸多负面影响。

更进一步去看,核污染水排海计划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,日本政府对全球生态和国际社会是极其不负责任的。

福岛核电站核泄漏对海洋生物资源产生了重要影响,相关国家出于对维护食品安全、确保国民健康的综合考量,对日本相关地区海产品实行贸易管制。对此,即便日本国内民众至今也持谨慎态度。此次核污染水排海计划,可能进一步对太平洋沿岸国家民众的健康带来隐患。

bdupload/image/202207/1658729606297925622.png

▲2015年,福岛禁区沿途几十公里的开阔地带,密密麻麻摆放了核辐射污染土包装袋。新京报记者 陈杰 摄

岸田政府的“底气”何在?

那么,在此背景下,岸田政府为何会贸然批准东京电力公司制定的核污染水排海计划?其“底气”首先来自自民党“一党独大”的稳固地位。

日本自民党继2021年10月众议院大选胜利后,在2022年7月参议院选举中再次获胜,其“一党独大”的政党格局得以巩固,在野党难以对自民党的执政地位构成威胁。与此同时,岸田政府的民调支持率也稳中有升,为其强制推行核废水排海计划提供了相对稳定的政治基础。

外部原因则是,西方国家在此方面的默许与纵容。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,岸田政府积极追随美欧等国对俄罗斯实施制裁,进一步提高了日本与美欧等相关国家间的合作水平。而西方国家为拉拢日本,也对国际社会的反对声音置若罔闻。

此外,还要注意的是,日本能源匮乏的痼疾,也促使了岸田政府要在核电相关问题上积极推进。

日本能源对外依赖性严重,煤炭、石油等大量能源需要进口。2011年福岛核电站核泄漏后,日本核电发电所占比重急剧下降,进一步推高了日本对外能源依赖的程度。尤其是,随着岸田政府对俄制裁外交的持续与深化,也使日本能源安全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。

当前,日本国内电力供应异常紧张,价格也一路飞涨,部分电力公司甚至已经达到价格增幅上限,直接严重影响其生产生活。为缓解能源紧张局面,弱化经济问题影响,岸田政府在核污染水处理问题上铤而走险,不仅有稳定政权的考虑,也是为恢复发展日本核电事业做好准备。

但是,不管出于何种原因,日本执意将核污染水排海的做法,都是极其错误的,历史也终将证明这种做法是害人又害己。为此,希望岸田政府别将自身私利凌驾于国际公共利益之上,执意迈出这危险的一步。


作者:于海龙 责任编辑:王盛楠